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港產越南題材政治禁片: 越戰僅存者 / 殺戳旗兵 (1980)

Without A Promised Land


香港電檢署對電影或電視進行審核, 若題材敏感或色情暴力意識越軌, 便會提出刪改要求, 甚至禁映. 歷來多部電影若因畫面過火, 只要片商肯作出刪剪, 便可繼續上畫; 若因攻治理由而被禁映的電影, 則多要等到敏感時刻過去才獲解禁. 八十年代初不少被電檢以「影響與鄰近地區關係」理由禁映的, 包括1980年的<皇天后土>, 上映一天後即被落畫; 翌年譚詠麟獲得金馬影帝的<假如我是真的>, 也在八十年代末才能在香港見天日. 而在1980年吳思遠製作公司拍製的<越戰僅存者>, 也因港府害怕與越南關係惡化而被雪藏.


<越戰僅存者>的片名聽起來似戰爭片, 故事卻是描寫越戰後社會動蕩, 大批越南人因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原因逃到香港, 視這裏為自由世界, 夢中樂土. 難民營裏也是個弱肉強食世界的縮影, 很多人為生活而委屈求存, 甚或鋌而走險,電影便敘述了其中的奇情故事.

小洪年僅九歳, 父親在逃亡中葬身大海, 只得與在難民營中當妓女為生的媽媽相依為命. 因為媽媽的職業, 小洪被同齡孩子排斥, 鄰居也經常對兩母子說出極難聽的說話. 有一次, 小洪因與其他小孩爭執而大打出手, 連正在做生意的母親也忍不住丟下客人制止. 氣極的母親將小洪打暈, 幸得在越南當醫務主任的堅叔救援才保得住生命. 這時難民營來了幾個從西貢逃出來的軍官, 包括軍長(洪鋒)、乃他(蔡暉)、田雞(王威)等, 又遇到比他們早幾個月來、以前在越南捉弄過他們的雜種, 他們在難民營裏興風作浪, 破壞安寧.






當時不少人視香港為踏腳石, 他們最終的目標是要移民到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 軍長與手下到辦事處排隊申請久候, 原來老外審批官以權調戲女船民, 看得軍長眼火爆, 與他發生口角, 但官員始終凌駕低人一等的船民. 女船民阿梅在香港找到吧女的工作, 月入逾萬, 但仍保留在營內的床位, 只因總存著希望有機會可到美國定居. 但她態度嚣張, 不可一世, 營友都痛恨她. 軍長一派在大家領取救濟物資時插隊, 欺凌其他營友, 但有著名恃惡的六人幫插他們隊, 則令他們不悅, 迅即釀成大打鬥, 軍長靠以前攻打游擊隊的方式對付敵方, 成為大贏家.







營裏來了從胡志明巿來的北方佬(林威), 南北不和, 在越南早有內戰, 軍長看在眼裏也視他為敵人. 他們在淋浴室, 竟因用水的小事大打出手, 北方佬以一敵眾, 仍能保住性命. 同在洗澡的小洪自始崇拜北方佬, 朝夕跟隨, 視他為良師益友.





軍長看見能獲安排到外國的, 全是與外藉審批官有一手的妙齡女子, 心有不甘, 決定前往將他教訓. 審批官剛巧正與一名女子親熱, 原來該女子是由移民心切的老公安排給老外褻玩. 軍長先將老外毒打一番, 再把讓老婆犠牲的男子懲處, 竟由田雞將之雞姦侮辱, 讓他知道走後門乃錯誤的行為. 小洪雖年少卻並不無知, 明白媽媽接客是為生計及養育他, 心中也十分感激. 自與北方佬為伍後, 小洪獲贈射擊玩具, 並以動物作為目標練習. 堅叔看見後苦口婆心勸導小洪, 他卻無動於衷.






堅叔保存與老婆兒子相片的飾物曝光, 被乃他發現, 以為是寶物. 夜裏, 乃他往堅叔的床位偷竊, 驚醒的堅叔大叫救命, 被乃他刺殺. 翌日, 警方周sir(蔡國慶)前往難民營調查, 鄰床的難民雖目擊事件卻不敢道出真相, 而大量船民到堅叔的床位搶奪他的遺物. 軍長想把乃他的罪名推向北方佬, 便向周sir加鹽加醋, 令他相信北方佬便是兇手. 北方佬向周sir稱有不在場證據, 只因昨晚與小洪的母親共渡春宵, 且有小洪作人證. 北方佬知道被軍長玩弄, 誓要報仇, 周sir冷眼旁觀南北大戰, 不理誰勝誰負.






北方佬擅長戰鬥, 好勇鬥狠, 把軍長推入泥沼虐打, 又將油漆淋滿他全身, 還向他嘴裏狂灌, 處處佔盡上風. 軍長輸得不忿, 親自帶備槍械打算暗算北方佬, 卻被小洪以射擊石頭解圍. 北方佬對小洪另眼相看, 並且對手下敗將軍長擁有的槍械武器極有興趣, 相約對方的幫派到爛船廠開會談合作計劃, 化敵為友, 以這些軍火連環打劫同一街道的兩所銀行, 來幹一番大事業吃大茶飯. 這時, 經常喜歡偷聽和當瞥伯的小子也被拉入團隊, 否則不保性命, 他只得唯命是從.






他們打劫銀行的行動非常順利, 所有參與者有默契, 連小洪這幫不了忙的小孩也有在車子上支持. 其間有休班探員在銀行內, 以為越南幫拿著的是玩具槍打算反擊, 誰知被真槍實彈射殺. 越南幫打劫成功後, 還未正式分錢, 大家已花大筆費用裝身, 毫不避嫌. 周sir掌握足夠證據, 知道謀殺堅叔的正是乃他, 帶同同袍小陳到難民營逮捕.






乃他為逃過追捕, 順手拔刀將小陳的頸動脈割開, 周sir被嚇得目定口呆. 周sir為保住自己的性命也迫不得已向乃他開槍, 更在他斷氣後在屍首上連轟數槍, 以洩痛失助手之仇恨. 那個特別喜歡偷看偷聽的瞥伯也在場, 乘機逃跑, 但周sir窮追不捨, 瞥伯以打劫的部份現金收買周sir不遂, 更被倒吊迫使他說出大量金錢的由來. 瞥伯抵不住迫供, 將越南幫合作打劫銀行的惡行告訴周sir, 還將同黨名字逐個揭露. 周sir掌握這些破案關鍵後, 立即找到群梟之首軍長, 希望從他取得線索將匪徒繩之於法.






周sir憑軍長的線索, 找到正與小洪把贓款埋藏的北方佬. 周sir因為失去同僚而對這群人恨之入骨, 不但以槍射傷北方佬, 還以車子輾過他的身軀, 奔馳離開現場. 北方佬痛不欲生, 哀求小洪將他殺死讓他得到解脫. 周sir再找到其他同黨, 正在等候軍長和乃他等人分贓, 本想把匪徒一網打盡. 可惜周sir寡不敵眾, 被越南幫毒打, 又被請食「越南炸雞」, 即把炸彈綁在腳後, 匪徒輪流向射擊至引爆為止. 周sir最終被炸至重傷, 魯莽的他衝動想破案卻招惹血光之災.






小洪把北方佬藏起來的那袋錢據為己有, 把裏面換成是樹葉和炸藥. 他一心把這當成禮物, 送給最愛錢的媽媽. 可惜洪媽往墮胎, 流血不止, 負傷跑回難民營, 已面無血色, 手腳冰冷, 卻高興小洪能有這麼多能繼續學業及生活. 翌日, 洪媽遭營友發現死亡, 這本來是她和兒子出發前往美國的日子, 卻不幸成為死忌. 小洪把更多贓款帶回來可帶到外國享用, 返回來時驚見母親不在, 鄰居只說洪媽先行一步, 已往乘飛機, 叫小洪緊隨其後, 便能在異鄉見回媽媽. 全身負傷綁滿繃帶的周sir, 前來追捕移民在即的劫匪, 身懷巨款的小洪卻袋袋平安.





軍長和田雞等成亡命之徒, 本想買船以達成到外國的夢想. 船主開價廿萬, 軍長滿心歡喜答應, 把錢掏出來時竟發現全是樹葉, 晴天霹靂. 船主認為他們是騙子, 正想把船開回碼頭, 兇悍的越南幫騎虎難下, 脅逼船主開船返回家鄉越南. 正當他們要為船補充燃油的時候, 發現燃料全是清水. 田雞怒不可渴, 打算殺死船主, 卻射中錢袋裏的炸彈, 引起爆炸, 所有人同歸於盡. 在機場臨上機的小洪, 回眸一笑, 仿似是含著魔鬼的笑...





<越戰僅存者>的劇本獨特, 以一個小孩為中心, 他的所見所聞、母親的職業、他有份「參加」的劫案, 以至匪徒在船上被炸死, 都與他把贓款換成樹葉和炸藥有關, 串連出令人深刻的故事. 一個年少無知的九歳小童, 早已從母親身上得知金錢的重要性, 為生活, 為前途, 他從天真無邪, 變成現實和不擇手段的人, 片末那邪惡的笑容, 乃神來之筆, 顯示他的本質已徹底被改變. 劇本雖然不俗, 但也有令我不滿的地方. 周sir這角色對警方形象甚為負面: 他公報私仇把北方佬撞死後不顧而去, 完全喪失警方的操守; 他獨自一人想擒拿越南幫眾匪, 行為衝動憨居.

此片導演為童路和姜志明. 姜志明資料不詳, 童路則除了<越戰僅存者>外, 還在1988年推出另一執導作品<血Call機>. 童路是個寫文高手, 曾任記者及專欄作家, 並得過文學獎項. 後來他向藝術發展, 移居法國巴黎, 擅長繪畫的他, 周遊列國在世界不同地方開畫展. 拍攝電影只是藝術生涯裏, 泛起的一點點漣漪而已.

<越戰僅存者>找不到票房記錄, 應該沒有在香港公映過, 但後期有發行影碟. 在多個互聯網上的資料庫顯示, 此片為1980年的作品, 但其後片名改為<殺戳旗兵>的電影海報, 卻以林威作為賣點, 標榜這是他繼1984年的<省港旗兵>後的力作. 在1987年, 監製吳思遠控告政府, 指斥政府無權禁映<越戰僅存者>, 而且要求賠償. 這次是電檢工作的法律基礎首次受到質疑, 並有影業公司採取法律行動, 向政府這方面的權力作出挑戰. 從時間性來看, 有點奇怪, 為何一部電影被禁映, 在七年後才提出抗議? 若網友有多點資料, 歡迎賜教.

31 則留言:

  1. 终於有人提到此片,此片之前我找了很久,還問過網友波叔有沒有在港見過影碟出售,之前有出美亞彩圖版,請問30something兄此片源是否來自此版本?
    btw關正傑的主題曲僅存者極好聽

    回覆刪除
    回覆
    1. wai, Brien, 我的也是美亞彩圖版. 現在街上找不到正版了, 可以嘗試留意拍賣網站.

      關正傑的主題曲真係好聽, 遲些可能擷取某些電影主題曲在這裏分享.

      刪除
  2. 令我想起另一套「城寨出來者」,你有寫過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卡臣, 未寫過呀. 最近好少寫邵氏電影, 得閒搵返隻《城寨出來者》DVD 出來先 :)

      刪除
  3. 尾2那圖片-'我們為何要做難民?',令我想起最後一幕-'這裡不是鑽石山',同樣唏噓,同樣失落,同樣無助.大家離鄉別井只是為了過好一點的生活,但換來的是什麼...以往HK還好機會處處,現在我們連機會差不多也沒有了.

    一真很喜歡林威這大個子演員,尤其演鎮三環及東哥特別出色,很高興在情意拳拳及月滿軒尼詩等較近期的片中還見到他風采依然.

    以前看李纯恩的散文中說過林威一九七八年從山東到香港。第一年沒怎麼說話,因為人家說話他聽不懂,他說話人家也聽不懂,乾脆不說。第二年,人家說話他能聽懂了,他說話人家還是聽不懂,他不管了,開始說話。到現在林威說廣東話大家依舊大笑聽不懂.

    回覆刪除
    回覆
    1. wai, 其實我記得《越戰僅存者》有幾句對白都寫得幾好, 其中一句印象好深, 北方佬(林威)話: 「越南, 就好像小洪的媽媽, 是妓女, 任人摧殘. 法國佬走咗, 美國佬跟住嚟, 現在又到蘇聯鬼...」

      我無留意林威真身講廣東話, 早期的電影都係配音的, 原來佢講廣東話係人家聽唔明的...

      刪除
    2. 越南,這麼一個美麗的地方,可惜像受到詛咒般不斷被戰火洗禮,永冇寧日..
      說起越南及法國,難免又想起黄子華在'色情家庭'演出中說的一段-Your place or mine?法文:“Yoe wo wo juor ma?”是一個越南人教我的,那次我們在說97以後我們去哪的問題。
      真的越想越無奈,越想越心傷

      刪除
  4. 我聽過一些越南難民講逃亡,沒有這麼戲劇性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佛爺, 我記得以前的越南難民營, 係低設防的, 佢地可以自由出入. 因為港英政府都覺得越南船民係低風險, 記憶中香港好多劫案都係大圈仔做, 越南人好似好少做案?

      刪除
    2. 當年有禁閉式難民營!!只知道越南難民/船民係英政府決定收容並用左HK納稅人數十億!!

      刪除
    3. celton, 到現在我都唔知點解港英政府要用港人的錢來招呼越南船民. 老實講, 以人道立場, 佢地係慘, 但係香港又唔係同越南咁近, 關係又唔密切, 排隊有排都未輪到香港. 如果係今時今日, 香港人暴動都似.

      刪除
  5. 童路 真名 正是姜志明。

    1987年 再見中國 解禁
    可能咁勾起 吳監製 條筋o卦…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又會喺個導演名單同時放真名同假名扮兩個人咁趣緻? 可能係行為藝術.

      刪除
    2. 殺戳旗兵 只列 童路 一名

      刪除
    3. 琛兄, 《殺戳旗兵》呢張海報大約係那一年的呢?

      刪除
    4. 我都係見你貼圖先知佢用呢個名賣埠...

      刪除
  6. poster寫住黎明有份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 黎天王1980年都唔知喺邊? 不過最多戲份之一的洪峰, 竟然在海報上無名...

      刪除
    2. 咁林威響套片都唔係用林威個名喇。

      刪除
    3. 咦, 睇返部戲的演員名單, 真係無林威個名, 咁邊個係佢當時個藝名?

      刪除
    4. 這個就無從稽考了,除非check番當年相關資料...

      刪除
  7. 閣下好,不時會上來看閣下的新文章,今年則是第一次。
    記得〈越戰僅存者〉是被港英禁映的,但在海外的華人電影院放映過
    (85年的一本電影雙周刊有林威的專訪)

    回覆刪除
    回覆
    1. i-Joel, 你好! 我想港英政府是禁止在香港上映, 其他地區應該有不同的播放準則. 不過, 想不到這部電影都有市場, 能在電影院放映.

      有空的話, 多多交流!

      刪除
  8. 電影雙週刊已轉戰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Cityent?v=wall

    回覆刪除
  9. 網絡有非完整版資源,淘寶有售完整版,可惜貴的嚇人,不曉得是爲了追求利益還是真的喜歡電影本身,世道太混亂了,難得有人癡心只爲了電影本身。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 剛從淘寶找過這部戲, 拷貝也賣120人民幣, 可能賣家以為所有人是傻的...賺得太離譜了, 況且其他網店也有賣, 價錢低一截!

      刪除
    2. 不過這個人確實還是有些東西的,比如艾迪的鬼掩眼他有帶子的,還有曾經的鬼咁有源,不過後面流出之後感覺很一般,太恨那些在國內論壇哄騙的傢伙了,雖然自己沒啥太厲害的東西,但是還是覺得看電影和做人是一樣的哈,支持博主的文章

      刪除
  10. 應該是當年揭發電影檢查是沒有立法的(所以之後才有三級制), 所以曾經禁映的電影可能有法律理據要求政府賠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Fatman, 多謝你的留言. 其實電檢處該年代的決定無特定準則, 不過都唔代表所有電影都可以順利上映. 我嘗試找過舊報紙, 都找不到判決結果如何.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