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6日星期日

余允抗的經典鬼片: 凶榜 (1981)

<凶榜>已看過不少遍, 觸發起我寫這篇記錄, 緣自幾天前看蘋果日報的財經版, 竟看見某專欄出現此電影名字, 細心一看, 香港上市公司編號8096, 與能源業相關的博軟控股主席, 正是<凶榜>導演余允抗. 翻查網上資料, 余允抗最後導演的一部電影為1988年的<猛鬼醫院>, 而1989年監製<老虎出監>為最後在電影圈參與的作品, 原來現在當起上市公司主席了.


這是余允抗第三部個人導演的作品, 亦是恐怖片中的超級經典. 在<山狗>後, 冒起的余允抗靠此片再下一城, 成為個人電影事業的最高峰. 而他任董事總經理的世紀影業, 亦承著幾部打頭陣的熱爆電影如<烈火青春>, <殺出西營盤>, <賓妹>等提攜了譚家明, 唐基明及卓伯棠等新導演.

<凶榜>描述張勁強(秦祥林)與正懷身孕的妻子小蘭(余綺霞)兩口子的遭遇. 阿強失業已久, 沒甚麼技能又不想投靠岳父, 只能到處找工作機會. 突然一天, 沒有訂購報紙的張宅突然出現一份報紙, 又剛巧被風翻出招聘保安員廣告, 就這樣, 阿強便在中環一商業大廈裏當起保安員, 常常要夜班工作.





阿強隷屬的保安團隊, 有情同手足的同事肥仔(鄭則仕), 香港先生(王青), 小丁(許炳森)及漢叔(詹森). 他們當完夜班會一起吃完早飯, 阿強最初則不甚習慣, 下班後累得不得了要立即回家. 還令阿強不習慣的, 是他在黑暗的商場巡邏時經常疑神疑鬼, 而確實他在一晚夜班當值時, 同伴胖子要小解, 阿強又接到其他同事在對講機說小蘭打電話找他, 心急之下, 獨自一人乘電梯回保安室. 豈料阿強就在電梯裏得了恐怖經歷, 除了電梯到達最底層還不斷下降, 電梯裏又被灌水, 打開門後外面又如像地獄般陰森, 嚇得阿強冷汗直標, 趕忙按掣回到地面. 他向同事投訴撞鬼, 卻被揶揄胡說八道.







此後怪事頻生, 香港先生煮宵夜狗肉火鍋, 邀請其他隊員一起享用, 中途哽骨要送院, 情況嚴重. 醫生施手術把骨頭取出, 但香港先生猶如喪屍般襲擊醫療人員, 又噴出奇怪液體, 最後離奇氣絕身亡. 在墳場送殯時, 一干人等遇上風水大師丹陽(岳華), 阿強與大師四目交投, 大師心裏已有盤算. 胖子與漢叔不其然覺得阿強上班後, 奇怪的事接踵而來, 漢叔還與老闆密謀把阿強開除.







阿強因要輪班而不能陪小蘭到醫院覆診, 胖子代勞, 他駕了私家車與愛犬基辛格接載阿嫂, 但基辛格一見小蘭便吠過不停, 小蘭於是獨自坐的士. 漢叔約了阿強到自己家中傾談, 在等候時煲粥做午餐. 此時他家中收藏的報紙起異樣, 一段有關中環鬼屋"猛鬼紅衫仔"的報導翻了出來, 然後他家中的爐頭突然起火, 又有水沉, 漢叔被報紙包頭, 跌倒在地上, 掙扎之際還把熱粥照頭淋. 阿強到達時漢叔已奄奄一息, 而漢叔手執著的正是"猛鬼紅衫仔"的報紙. 該猛鬼正是在阿強工作的大廈前身處被陷害至死的.






在漢叔的葬禮上, 丹陽出現, 之後他為阿強算出他為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人, 萬中無一. 丹陽大師抱著為人解難, 為己積福的心態, 到訪阿強工作的大廈地下室視察, 與猛鬼首次交鋒, 身上幸得黑玉保護, 勝負未分, 但已知猛鬼難以應付. 阿強回到家中, 傢俬全被小蘭移位, 找來丹陽看風水, 原來此擺位正壓在阿強的五皇位, 對他極之不利. 大師為阿強重新置放傢具, 被告之千萬不要辭工, 否則會弄巧反拙, 並且給予阿強三道符咒, 在正午陰氣最弱的時候在指定地方貼好, 阿強一家都會消災解難, 還可幫助大師對付猛鬼.






小蘭回家後, 怒斥阿強帶人回來看風水, 把傢俬重新調位, 並煞有介事稱家中大小都由她作主. 胖子又陪小蘭往覆診, 他得丹陽大師提醒, 在時間上配合阿強貼符的時間. 這時小蘭的臉色蒼白至極, 肚子又突然痛起來, 胖子還在拖延. 大師終要透露阿強和家人已落入怨魂的圈套, 而由於阿強出世的時辰, 又碰著天狗吃日, 正好妖孽最盛, 怨魂終選擇投胎做他的兒子.







胖子辭去保安工作, 駕車回家時, 受到怨鬼的陷害, 車子在一片綠色的煙霧中死火, 並被邪氣將車子抛上抛落, 又起火焚毀, 胖子便成為阿強第三位被害同事了. 阿強依大師的指引, 在家中貼符鑿灶, 每一下斧頭坎在灶頭, 小蘭都疼痛不已, 哭求阿強停止以保胎兒, 阿強在心軟下沒有完成這項任務. 同時間大師與猛鬼隔空對決, 使用某些招數以為能置鬼魂於死地, 卻中了不少陷阱, 令自己落在死亡的邊緣.





大師臨死前, 阿強趕到, 他提醒猛鬼會在當晚陰時破土而出, 便可投胎轉世. 因為阿強感情用事沒把灶頭打爛, 只能在天光之前回到大廈, 找出他藏身之處, 用符咒貼在他肚臍生命之門, 把之消滅. 如果讓他化成肉身, 便後患無窮.



阿強照辦回去上班的大廈, 連小丁都已被害死, 連同已死去的香港先生, 胖子及漢叔, 都化為喪屍, 阻撓阿強消滅邪魔的意圖, 和他前往醫院探望小蘭. 小蘭半夜作動, 被送往醫院等候生產. 阿強雖找到那個孩童的白骨, 把符咒根據大師的指令貼好, 但猛鬼確實猛, 沾上了阿強手上的血後, 達到他能重出陽間的心願.






小蘭在婦產科病房努力生產, BB出世後, 她的臉色漸漸恢復血色, 阿強在大廈追著他的喪屍也突然消息了. 阿強記得大師說過, 若天光前未能把鬼消滅, 他和太太都會變為妖孽, 會為害無窮, 而這一刻他知道他失敗了. 小蘭過了一個星期抱著BB從醫院回家, 這段時間阿強一直都沒有出現. 原來他躲在家, 等待小蘭與BB踏進的一剎那, 而他...就在門後拿著一柄斧頭向那個剛投胎的孽種劈去...






不少人說, <凶榜>有不少當年西片的影子, 如<魔鬼怪嬰>, <驅魔人>, <凶兆>等等, 有抄襲疑雲. 我自己覺得不管是否向該些恐怖片借鏡, 總不算盲目亂抄, 加入了地道港式的風水及茅山術, 看起來不算不倫不類, 總算是混合了新元素. 在眾多港產恐怖片裏, <凶榜>算是最少血腥及內臟的一部, 恐怖氣氛用了大量綠色的背景打燈, 加上猛鬼的尖叫聲營造, 又有如胖子的狗基辛格向懷有鬼嬰的小蘭亂吠這類新式橋段, 甚至喪屍出籠的場面, 令影片有新鮮感.

一向恐怖片的故事根源, 多來自角色犯錯, 而引起報應或報仇, 都可以理解. <凶榜>的編劇金炳興, 李登及張錦滿寫的故事裏, 阿強及身邊人都沒有大奸大惡, 卻陸續遇上不測. 即使說阿強的陰時陰日出生會招惹鬼魂, 但無辜的同事如香港先生及漢叔率先被搞, 令人摸不著頭腦, 此鋪排亦令人非常不安, 亦可顯出猛鬼真的猛得厲害.

看過<凶榜>, 特別懷念余綺霞. 她是1977年香港小姐季軍, 其後參與電視及<師爸>, <馬後砲>等演出, 最有印象是她曾是<歡樂今宵>的台柱. 當年余綺霞與余允抗拍拖, 其後一度訂婚. 她於1988年到澳洲拍外景遇上車禍, 同行的賈思樂及麥麗紅亦是受害者, 自始樣貌起了變化, 說話亦困難, 沒有再在幕前出現, 數年後患上鼻咽癌逝世, 享年三十六歳.

<凶榜>內, 秦祥林及余綺霞的角色住在西營盤餘樂里, 該地點正被市建局納入為重建地區. 之前寫過的<瘋劫>亦在相同地點拍攝, 但<瘋劫>場景多在夜晚, 影象黑暗模糊, 但<凶榜>則有很多白天片段, 附近住宅社區的結構及周邊景象清晰可見, 日後便會成為很重要的集體回憶憑據.


7 則留言:

  1. 余綺霞出事之後,我有在某年勁歌金曲年度頒獎禮上看過她,最後一次看到則是林建明的《大靈通》(《大迷信》的跟風片,前陣子找了不少這種片來看XD)

    《凶榜》對於西片,我覺得好就好在它不是機械式的抄襲,能將西片的元素揉入片中成為有機的整體,模仿甚至抄西片的港片不計其數,這方面《凶榜》的作法是很成功的

    我第一次看《凶榜》大概是90年代中吧,當時也不太能接受裡面的鬼太霸道,但現在反而很欣賞這點,中國鬼故事裡總是講因果報應,加上台灣這邊電檢的關係,我從小看到的鬼片都有一定程度的冤有頭債有主,即使是無妄之災,大多數最後也能解決

    但其實在鬼片的世界裡,尤其是想予人恐怖感受的鬼片裡,鬼根本不需要跟人講道理

    近年華語片我印象較深的有《熱血青年》和《第一誡》,兩者會恐怖都是因為鬼不講道理,而且無法消滅,前者好心得惡報,後者有超強惡鬼橫行霸道,都很有壓迫感...(有點扯得太遠了XD)

    總之,《凶榜》真是有一部有時代意義的好片啊~XD

    回覆刪除
  2. suling姐, 鬼不跟人講道理, 就是特別令我不安, 所以我是屬於怕鬼一族. 阿媽教落"平生不作虧心事, 夜半敲門也不驚", 我這種步步為營的人, 盡量避免犯錯, 就是不想撞鬼. 沒有行差踏錯也會招惹到鬼, 多麼不公平啊!

    你說的及都沒有看過, 有機會找來看, 多謝推介!

    回覆刪除
  3. 當年未夠10歲同屋企人去福星戲院睇的!
    有人嚇到大叫!我狂那紅衣小鬼出現時唔敢睇落去!說也奇怪,90年中學畢業後在戲中金鐘商業大廈2樓銀行做了一年!
    凶榜最厲害的是導演余允抗知道怎去嚇你!
    不是那些在鏡中或車廂後座突然有鬼影出現那類....我敢說這是港產片最恐怖鬼片!
    時代不同,但電影佳作是長青的,在youtube看的和20多年前戲院看到的是一樣驚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多謝你的留言.《凶榜》當然非常驚嚇, 但回顧以前的鬼片, 很多都有這種恐怖感. 那個猛鬼紅衫仔的角色設計確實經典, 有很多讀者竟然是搜尋「猛鬼紅衫仔」而來到這文章. 余允抗導演拍了這部鬼片後便沒有再追拍這題材, 這就是新浪潮導演的分別.

      刪除
  4. 有無人知其實凶磅點解?

    回覆刪除
  5. 猛鬼醫院導演是杜岡雨,網上資料應有誤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