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0日星期日

桂治洪系列式電影: 魔 (1983)

<魔>是桂治洪近末年執導的電影. 很多人認為1983年推出的<魔>是1981<>的續集, 這個說法見仁見智. 在拍法上, <魔>與<蠱>有一定相似之處. 論人物和劇本上, 兩部電影除有輕微的關係, 整體故事算是頗為不同, 我傾向認為它們是獨立的電影多一點. <魔>在1983年公映, 票房僅過四百萬, 全年華語票房排30.


故事提供桂大導與編劇司徒安在<魔>加入了更多趣味, 除了<蠱>也有的泰國外景部分在<魔>裏也有延續外, 還拉隊到了尼泊爾的加德滿都拍攝; 而故事亦滲進打擂台和前世今生的元素, 是我覺得比<蠱>比較更吸引的一方面.

陳雄(高飛)是香港拳王, 他的弟弟陳威(王龍威)也是拳手. 在一次港泰對壘, 陳威苦戰泰國拳王巴博(楊斯), 裁判因應泰國拳手已被打至不適合再作賽, 判陳威勝出; 可是巴博不甘輸掉賽事, 趁陳威不覺從後偷襲, 令他重傷, 即使經過治理仍逃不過永久癱瘓的結果.





陳雄在黑幫爭地盤中, 被受圍攻, 情況堪虞, 突然佛光顯現, 對手不攻自破. 一名如虛如實的和尚出現, 要求陳雄跟他走, 唯警車聲響, 陳雄趕緊逃走, 沒有理會眼前的景象. 回到家中, 陳雄在半夢半醒之際, 又再次看見該和尚, 與一泰式廟宇屋頂般的橙光, 但轉眼即逝.





因為弟弟的不幸, 陳雄專程飛往泰國找巴博報仇. 巴博自覺是香港評判偏袒陳威, 竟覺得自己雖敗猶榮, 陳雄在眾泰國崇拜者面前當面奚落, 巴博與陳雄約定三個月後在擂台上較量. 陳雄之後到處遊覽, 竟經過一楝廟宇的屋頂同樣發出之前見過的橙光, 不其然被吸引進去, 廟宇裏竟有僧侶等待陳雄的到訪.





僧侶解釋知道陳雄會到來的原因: 他們的廟宇裏有一位大住持清照大師, 到香港收服降頭師馬古素, 並把馬古素所屬的蝙蝠帶走回去作法及殺死, 使其法力徹底消滅. 馬古素的同門巫師, 發現蝙蝠被殺死, 出動了老鼠血令牠復活, 卻被清照大師發覺兼及時再破解. 巫師不憤氣, 以蛇毒提煉後給蜘蛛吸食, 再偷潛進大住持的佛寺, 把吸了毒汁的蜘蛛放到睡著了的清照大師臉上, 蜘蛛刺進眼睛, 清照大師被中了金針毒降, 圓寂歸真. 本來清照大師已修成金身, 但因中了毒降, 無法完成他的願望, 除非有人替他解降.









清照大師在坐化之前再三叮囑, 要把他的遺體放進瓦缸裏, 並說三個月後, 有一個叫陳雄的人, 會到來為他解除毒降, 還他金身. 他的說話一點也沒錯, 陳雄真的來到了. 僧侶邀請陳雄一同開缸, 若清照大師的遺體還未腐化, 便會對陳雄有所啓示. 開缸後, 清照大師果然未腐化, 還告訴陳雄他們兩人在上一世是雙胞胎兄弟, 所以今世命運相同. 而清照大師一年前中了降, 陳雄還未死, 是全靠清照的修行. 陳雄不相信, 拂袖離去, 還立即訂機票回香港, 完全沒有幫清照大師的意圖.





當晚, 陳雄在酒店感到不適, 還嘔吐出一條鱔狀物體, 嚇得他面青. 翌日, 陳雄即返回寺廟, 跟僧侶表示他願為清照大師解降, 但要消滅邪魔, 他必需出家做和尚. 陳雄無奈答應, 還經過一連串的修行訓練, 和遵守酒戒, 殺戒, 賭戒, 色戒等戒條, 終功德圓滿能晉身佛門.






陳雄有了法力對付邪魔, 於是與馬古素的同門巫師展開鬥法. 這段亦是很典型桂治洪降頭對抗, 運用了不少道具, 如鱷魚頭, 骷髏頭等, 也用上又紅又綠的昏暗燈光, 諗符咒, 吃生雞及內臟來凝造恐怖氣氛, 而最精彩的, 算是邪惡巫師運用飛頭降的五分鐘. 所謂飛頭降, 是在馬來西亞降頭術中最狠毒也最厲害的. 簡單來說, 降頭師的頭顱會與身體分開, 頭顱會飛到要報仇的人. 但要練成此降, 還需在頭身分家時, 到各家吸吮嬰孩的血液, 令自己越來越強, 但亦有危機, 如附在飛頭的腸臟破爛, 或在日出時回不了身體, 降頭師便會死去. 而在此片, 降頭師雖能以千絲萬縷的腸臟糾纏於陳雄, 但不能在太陽出現前返回身體, 降頭師便整個溶化, 邪不能勝正, 陳雄亦獲得了重要的勝利, 救了自己, 清照大師也還以金身了.








陳雄功成身退, 飛回香港. 見到女朋友(衛嘉文), 忍不住破了嚴守幾個月的色戒. 三個月過去, 陳雄與巴博在香港擺下擂台, 誓要分出勝負. 二人起初互有高低, 漸漸地陳雄處於下風, 被打得滿天星斗, 眼腫得對手在何方也看不清, 害他經常打空氣. 幸而陳雄鬥志高昂, 瞬間扭轉劣勢, 把巴博抛出擂台外, 為弟出一口氣.





同時, 被破的降頭師, 同門又有同黨, 以美少女屍體放入鱷魚殼內, 再以不同儀式祭祀, 使她起死回生, 變為一具有肉體無靈魂的喪屍, 以其再度報仇. 陳雄贏出比賽的一剎那, 立即衝回休息室, 雙眼剌痛, 還有幻象有很多小蟲在眼眶中蠕動. 從此, 他的眼睛極為不適, 令他要返回泰國找僧侶大師幫手, 原來另有降頭師加強金針毒降的威力, 連清照大師也再不能修煉成金身, 連陳雄也遭波及.






僧侶看出還有機會對抗, 遂問陳雄回港後有否破戒, 並要他千萬別說謊. 陳雄勉強說沒有, 於是僧侶決定安排他跟邪魔鬥再鬥一次. 因為面對的是一個更強對手, 僧侶答允為他增強法力, 並賜他硫鐵一片, 在緊急關頭放在身體裏, 便會得到保護. 不久, 僧侶發現陳雄說謊, 原來他已發了色戒. 他欺騙佛祖, 罪大惡極, 所有法力已消失. 陳雄找到清照大師理論, 清照大師道出, 再多半個月身體便會腐爛, 到時陳雄便會死亡, 最後保命機會, 便是到尼泊爾加德滿都的其中寺廟裏, 找他的舍利子, 含有清照死前的所有法力.






陳雄到了加德滿都, 從當地導遊得知舍利子的位置, 以及取得舍利子的方法, 但廟內機關深嚴, 受超自然力量保護, 舍利子從未試過被盜. 陳雄在日出前再返回寺廟, 自割手臂以把硫鐵放進, 藉以加強保護. 期間除了寺廟內的機關因有人盜竊而被啓動, 降頭師一方亦派出鱷魚及美少女喪屍出動, 陳雄只能智勇並用, 頑強抵禦. 日照把舍利子在佛像的手掌照出來, 陳雄體內的硫鐵與收藏在舍利子裏的清照大師(徐錦江)的法力連接, 產生效應, 陳雄即時接收舍利子發放的法力. 最後, 陳雄眼內的毒針被釋放出來, 毒降被解, 連清照的金身也即時回復, 破了色戒的陳雄竟獲得大勝利.







<魔>的故事變化多端, 枝節豐富, 沒有依循降頭片的既往格式, 值得一讚. 劇本方面, 把<蠱>的片末一段節錄在<魔>片內, 以解釋清照為何要找陳雄幫忙, 卻有點多餘, 令人與之前票房大賣的<蠱>拉上關係, 但除去僧侶的解釋外, <魔>真的和<蠱>完全不相干, 此覺令我覺得是一個商業計算, 多於劇情需要.

此片在拍攝技巧及製造恐怖氣氛比<蠱>更上一層樓, 背景光的色調不只是一般常用的錄色, 亦有紅色, 紫色等, 看上去完全沒有納悶的感覺. 而一場飛頭降的戲份, 令人驚訝在八十年代初低特技環境中, 如何可以拍出這樣真實的效果. 雖道具拍攝掌握得好, 令我有微言的卻是降頭鬥法的氣勢, 如桂治洪用上的鱷魚頭和蝙蝠骨, 用來與清照或陳雄對抗時, 行動緩慢, 對手攻破易如反掌, 這樣兒戲的鬥法出自技術高超的降頭師, 實難令人信服.

桂治洪的電影很多時只把重心放在一個角色, 今次高飛飾演的陳雄, 表現中規中矩. 其他演員如徐錦江, 衛嘉文及王龍威, 只可算是客串, 在戲中每人只有一兩分鐘的曝光率.

看<魔>的電影海報, 十分經典, 沒有任何演員的名單, 甚至沒有主角高飛的照片, 最頂寫上導演桂治洪的大名, 只得一句"擊爆你神經中樞電影"一句而已, 觀眾便會期待欣賞這部戲. 桂治洪的價值, 不言而喻.

2 則留言:

  1. 遺憾此片在港只發行VCD

    回覆刪除
  2. Eddie, 對呀, 而且<魔>的VCD現在也已絕版, 想找也難也. 真的不明白邵氏發行的策略是如何...

    回覆刪除